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攀枝花枕头  

2017-12-08 09:46:21|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用攀枝花也就是木棉花做的枕头,每天我都会枕着这个枕头入睡。这个枕头是1980年夏天我在柯街五连当兵时做的,算起来这个枕头已经陪伴我36年了。枕头还是当初的原样。

197911月我从贵州省湄潭县应征入伍到32师炮兵团时,运输新兵的汽车在团部稍作停留之后就直接把我拉到了柯街。那年的新兵没有在团部统一训练,在团部分完兵之后以营为单位各自训练自己的新兵,每个营都有一个新兵连。二营新兵连连长是五连连长郑宣明。新训结束之后新兵连连长郑宣明就把我要到他当连长的五连指挥排侦察班当计算兵。第二年,老兵退伍后我又接替复员退伍的连队文书李清当了五连的文书。直至19818月考上军校离开连队,我在柯街二营五连工作还不到两年。

云南省昌宁县柯街属于亚热带气候,在营区和营区周围生长着许多只有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才能生长的攀枝花树,每棵攀枝花树都很粗大。后来我才知道,攀枝花树也叫木棉树,属于落叶大乔木,每年二三月在还没有树叶的时候攀枝花树上就会盛开出红色的花朵,花落之后便长出椭圆形的果实,果实在夏天成熟,成熟之后果壳就会裂开,壳中的棉花状的絮状物就会从树上飘落下来,有时整个果实也会落到地上。这种絮状物就是攀枝花,用专业术语来说,这种絮状物也叫纤维素。攀枝花絮状物质地柔软,有祛风除湿活血止痛的功效。我的老家没有这种树木,初初见着这种树,很是稀奇。听老兵们说,攀枝花可以用来做枕头,是当地特产,有的老兵探亲时还要购买攀枝花带回老家送亲戚朋友。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萌发了要做一个攀枝花枕头的想法。

我的攀枝花枕头就是在1980年的夏天做的。亚热带的夏天感觉有些热,吃完中午饭之后按照部队作息时间规定都要睡午觉。当时我还没有养成睡午觉的习惯。利用这个时间就与其他的战友去生长着攀枝花树的营区和营区边的橡皮寨拣落到地上的攀枝花絮状物,有时也拣掉下来的果实,将果实砸开后取出絮状物。我们每天中午都会去拣,大概拣了四五次吧,积累了可以做一个攀枝花枕头的量了,我就没有去拣了。

在我们一批入伍的新兵当中,我不是第一个做攀枝花枕头的,我记得李正贵和陈长秋先于我做了枕头。我是看到他们做了之后才受到启发去做的。我照着他们的做法,星期天就去柯街商店购买了他们做枕头用的那种花布,做了一个45公分长32公分宽的布套用来装攀枝花。用这个布套装的攀枝花重量不到一公斤,有5公分厚,薄薄的软软的,头枕上去感觉很舒服。我做的这个枕头,如果作为单独的枕头使用,显得薄了,如果垫在小包袱上作为副枕一起使用,高度和舒适度就十分合适。

那个时候,正规班排的战士晚上都是统一用小包袱来做枕头枕着睡觉的。小包袱里边装的都是军装,都是紧急情况下要随身携带的物资,这就决定了小包袱里边装的东西不能太多,太多了背不动。用这样的包袱来当枕头枕着睡觉感觉很不舒服,高度不够不说,还没有柔软性。虽说如此,但是要想用别的枕头来取代小包袱枕着睡觉那肯定是不允许的。因此我的攀枝花枕头做好之后只能放在储藏室的提包里。后来我到连队当文书,与通信员李正贵和卫生员周生银三人单独住在连部,才有机会在晚上睡觉时从柜子中取出攀枝花枕头来垫在小包袱上面枕着睡觉,第二天起床后又迅速把攀枝花枕头收到柜子里边放好。

考上军校的时候我也把攀枝花枕头带到了军校。军校的内务卫生要求也是相当严格的,床上摆放的物品也都是统一的,我也只能将攀枝花枕头放到床头柜里边,到晚上睡觉时悄悄拿出来放在小包袱上垫着睡觉。读军校三年,几乎天天晚上重复着这样的动着。

真正名正言顺大张旗鼓将攀枝花枕头摆放在床上作为枕头,是在我当了军官以后,那个时候我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内务卫生没有了以前正规班排的那种要求。到了这时,我又去街上买了一个时髦的枕头套套在原来的枕头外面。

后来我结了婚成了家,先后四次在部队团以上单位之间提升调动,换过很多住的地方,即使是工作和生活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我都没有舍得把这个攀枝花枕头丢掉。到现在我仍然将这个攀枝花枕头作为睡觉时的副枕放在别的枕头上面垫着看书或者睡觉。年纪慢慢增大,枕头可以适当高一些,俗话说高枕无忧嘛。

今秋连队战友要在贵阳见面,组织者在微信上发通知要求战友们写点在连队生活和训练的文章,以便回忆过去。看到这个通知我就想起了我的攀枝花枕头,于是决定就写攀枝花枕头的故事。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前两天,我还在微信上与我同时入伍的老乡陈长秋和李正贵说起在五连当兵时做攀枝花枕头的事情,陈长秋在微信上跟我说,他还清楚记得这件事情,我还把我仍在使用的枕头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他看,共同回忆在五连当兵时的往事。在微信上李正贵至今没有回话,是他回忆不起来了还是咋的,我就不清楚了。

这个攀枝花枕头作为我军旅生活的见证,我想我是不会轻易丢掉的,前几十年没有丢,今后就更不会丢了。(唐朝均)

  评论这张
 
阅读(4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