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2015年3月29日云南日报《文史哲》专版刊登 赵藩与两副名联  

2015-03-29 09:59:49|  分类: 旧作新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yndaily.yunnan.cn/html/2015-03/29/node_8.htm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这副180字的长联是云南昆明西边著名风景名胜大观楼的金字招牌。这副长联本身的文化底蕴和书法艺术时刻吸引着游客驻足观看。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副30字的对联是四川成都南边武侯祠诸葛亮殿前的一幅对联,人称“攻心联”。这副对联同样以其深刻的哲理和苍劲的书法吸引着游客的注意。

这两副同时深受百姓和伟人喜爱的对联都与一位名叫赵藩的人有关。这是因为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是赵藩书写的,而武侯祠攻心联的撰和书都是赵藩一人所为。更有趣的是,赵藩书写和撰写这两副对联为的都是前后当过云南和四川总督的岑姓父子。

赵藩何许人也?赵藩,字樾村,晚年自号石禅老人,云南剑川人。1851年正月初七生,77岁时去世。他24岁时中举,曾做过云贵总督岑毓英的幕僚。在云南和四川为官多年,且官至二品。赵藩一生勤奋好学,尤其以书法、诗歌、编撰和楹联见长,著述颇丰。

赵藩重书大观楼长联时只有38岁。那是1889年的正月,为的是庆贺时任云贵总督的岑毓英的60大寿。当时赵藩在总督府任总文案,实际起的是总督府大管家的作用。当时岑毓英在云南为官已经28年,并且颇有政声,也深得人心。他想利用自己的寿辰来做点事情,便与赵藩商量。赵藩觉得过生日摆席吃喝没有多大的意义,不如做点能传世的事情。鉴于当时深得总督青睐的大观楼以及楼门上的长联已在兵燹中毁坏,正等待修复。于是赵藩便建议总督重刻重立大观楼长联。岑毓英采纳了赵藩的建议。

建议虽然是赵藩提的,但他并没有想到总督会让他来书写长联。因为在当时的昆明云集着许多地位比他高年龄比他大的书法名家。据记载,岑毓英在让赵藩书写长联之前,曾经邀请了省内外著名书家书写,但是都不符合他的心意。最后岑毓英才请赵藩来书写。虽然赵藩对书写长联有足够的底气,但他仍然感到受宠若惊。不过赵藩也没有辜负信任,没过多久,由赵藩书写名匠镌刻的两块蓝底金字,颜体遒劲,典重大方,署“西林岑毓英重立”字样,呈复瓦状的木质长联在总督60大寿庆典之际面世时,赞叹之声不绝于耳。当时就有“长联双绝,旧句高,补书妙,绿叶牡丹,互为生色”等赞赏。为了突出总督,赵藩在这副由他书写的长联上,他没有署自己的名字。

从当时的情形来看,赵藩心甘情愿隐姓埋名为岑毓英总督书写刊刻大观楼长联,一则是为了感恩,二则是为了颂扬总督的政绩。应该说,当时的赵藩,心情是愉快的。

但是,赵藩在撰写成都武侯祠“攻心联”时,心境就不同了,至少是忧心忡忡的。“攻心联”是赵藩在光绪28年冬月也就是1902年冬月撰写的,3个月前,已故云贵总督岑毓英的三儿子岑春煊就任四川总督。这时赵藩已经51岁,在四川的官场上为官已达9年。

赵藩与岑春煊有一段师生情谊。当年赵藩在岑府做幕僚时,其才华深得总督的赏识,因此聘请赵藩做岑家孩子的家庭教师。应该说,岑春煊也是敬重赵藩的。当1902年农历八月岑春煊由广东巡抚任上紧急出任四川总督时,赵藩已经是四川盐茶道兼通省厘金了。对照今天的官职,当年赵藩担任的职务好像是商务厅长、税务局长和海关关长。这是一个经济地位相当重要的职位,也可以说是一个肥缺。岑春煊到任后,没有撤换赵藩担任的这个职位,这足以说明岑春煊对赵藩的信任。

当时的四川,民不聊生,百姓生活相当艰苦。人民的反抗情绪十分强烈,经常爆发官民冲突。岑春煊为了报答晚清政府的栽培,一到任仍然沿用前任的政策,始终对百姓施行高压,重兵围剿,肆意杀害。越压越反,越反越压。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一系列事件引起了赵藩的注意和反思。赵藩认为,解决四川的问题,不能一味凭借武力,而且应该采用疏通和安抚的办法。一次,赵藩在游武侯祠时,联系诸葛亮的治蜀之法以及时下四川的局势,欣然命笔抒发胸中的感想,一气呵成了“攻心联”,并署了“权四川盐茶使者剑川赵藩敬撰”的落款。然后立即刊刻好,悬挂到武侯祠诸葛亮殿前的门上。赵藩如此之目的,是为了能引起岑春煊的注意,以此重新审视四川最高领导的治蜀之法。

然而赵藩此举并没有收到预期效果,岑春煊对赵藩在武侯祠撰写、悬挂对联一事始终不闻不问,相反两人就此产生嫌隙。岑春煊就此撤换了赵藩担任的四川盐茶道兼通省厘金职务,将他调出成都,让他出任川南道尹(又称永宁道尹),故意疏远他,用这样的方法来对赵藩表示强烈不满。虽然后来赵藩又升任为四川按察使(简称臬台),职掌四川全省最高刑狱以及监督地方官吏,职位仅仅次于总督和巡抚,但是因为与岑春煊等的执政理念始终存在差异,再一次被外放,重任川南道尹。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赵藩又再一次出任四川按察使。因为“攻心联”的事情,在四川按察使和川南道尹这两职位上,赵藩被反复折腾。

 后来,赵藩见四川的局势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好转,同时感到大清朝大势已去,便于1910年59岁时愤然辞职,离开为官17年的四川,回到云南家乡参加重九起义和护国起义,并且在护法军政府中任职。逝世前7年,也就是70岁的时候赵藩辞去一切军地要职,远离官场,出任云南省图书馆馆长,专门编撰《云南丛书》,把晚年的全部精力都用到了云南的文献事业中。

赵藩一生虽然都在做官,但并没有留下显著的政声。惟有这两副由他书写和撰写的对联成了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一直传承到今天。两副对联因赵藩而得以传世,赵藩声名也因这两副对联而得以远播。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