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身行万里半天下——从林则徐的一枚常用印章分析他在云南的责任与担当  

2015-01-11 10:49:19|  分类: 旅行散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昆明北郊黑龙潭公园的“林则徐文化苑”中的一块大理石上,镌刻着一句红色印文,据解释,这是林则徐主政云南时期常用的一枚印章上的文字,内容为“身行万里半天下”。林则徐作为清代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和书法家、诗人,官至一品,曾任湖广总督、陕甘总督和云贵总督,两次受命钦差大臣;因其主张严禁鸦片、抵抗西方列强的侵略,在中国有“民族英雄”之誉,被称为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道光二十年(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后因战事不利,林则徐被贬至伊犁。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三月,他被任命为云贵总督,六月十五日到任。至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九月因病辞归,林则徐总共在云南两年零三个月。林则徐在任期间,维护边境安定,整顿矿政,鼓励私人开采,提倡商办等实践,政绩卓著,深受滇人爱戴。道光三十年(1850年),清廷再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督理广西军务。但他未及到任,就于当年十一月卒于途中,终年66岁。因此可以说,林则徐风云跌宕名满天下的政治生涯,是在云南结束的。

  林则徐为官勤政廉洁,眼光远大,境界开阔。他还博学多才,著述丰富,在诗词楹联、书法篆刻方面,亦有高深造诣。分析林则徐篆刻和使用的印章,梳理“身行万里半天下”文字的由来及含意,观察他在云南的治理实践,的确可以从中感受到他对国家的责任与担当精神。

 

                                  “为寓目之石写真”

  林则徐对福建家乡的寿山石文化很有研究,留下很多田黄石、寿山石、鸡血石篆刻作品。因其能诗文、工骈俪、精书法、擅小楷,以诗词、书法融入印章之中,他的篆刻因此被专家评为:志怀高远,笔力遒劲,风格典雅。

  林则徐篆刻有不少名章、闲章和官章。名章如:“臣林则徐字少穆印”“林则徐印”“少穆”“臣林则徐”“林则徐字少穆号竢邨”等;闲章如:“为寓目之石写真”“曾归真愚”、“从吾所好”“长君子心”“大富贵亦寿考”等;官章如“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总制荆湘”“滇黔总制”等。这些印章,有的用于励志,有的用于公务,有的用于文牍,有的用于书信,有的用于收藏,有的用于赏玩……内容和用途非常多样。他早年还是京中小官时,自刻“读书东观,视草西台”印;外仕时则刻“管领江淮河汉”之印;用于收集珍藏的有“林少穆珍藏印”;表达革职后之心境则有“今是中原一布衣”“礼过夜焚香”印;表达晚年心境则有“江上数峰青”印。林则徐还把一些诗词名句刻成闲章,作为座右铭。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七月十四日,林则徐踏上去新疆的戍途。他与妻子在西安告别时,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著名诗句,毅然前行,于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十一月初九日到达新疆。他在遣戍伊犁时,走遍南疆八城,这在过去交通不便的时代,十分艰难。“身行万里半天下”这枚印章,就是他在这一时期亲手篆刻的。

  这是一枚印章分类中的“闲章”,质地为寿山石,规格为3.2×3.2×10立方厘米,现珍藏于福建省博物馆。印章文字,出自苏东坡的《龟山》诗:“我生飘荡去何求,再过龟山岁五周。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庵初白头。地隔中原劳北望,潮连沧海欲东游。元嘉旧事无人记,故垒摧颓今在不。”(注:未句中“不”字,通“否”)

  林则徐为什么要把苏东坡“身行万里半天下”诗句,铭刻在印章上,并经常使用呢?这就有必要分析一下苏东坡的这首诗。

  清代著名学者、诗人王文诰认为,苏东坡这首诗的第一句“我生飘荡欲何求”,起到“领起全章”的作用,表现了“去无所逐来无恋”的胸襟。这个“飘”字非常符合当时苏东坡羁旅漂泊、居无定所的心境。一心报国,却不被重用,还有什么别的渴求呢?“再过龟山岁五周”一句,是指苏东坡再次路过龟山,已经是整整五年之后。“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庵初白头”两句,是说五年来,已经只身行走万里,而从前在龟山寺庙中相遇的一位僧人,这时头发已经变白了。“地隔中原劳北望,潮连沧海欲东游”两句,是说站在龟山上隔着中原,殷切北望,真想顺江而下,入海东游。“元嘉旧事无人记”一句,亦即辛弃疾笔下的“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一段旧事——南朝刘宋元嘉年间,进行三次北伐,准备不细致不全面,就想一鼓作气收复北方,创造跟汉武帝时霍去病封狼居胥山一样的丰功伟绩,最后只落得望着北方空叹。“故垒摧颓今在不”一句,是说离开家乡太久,旧屋都已倒塌了,还在不在呢?在这里附带一提,苏东坡的这首诗,有些地方不太工稳。比如“身行万里半天下,僧卧一庵初白头”一联,苏东坡的朋友、著名诗人黄庭坚指出:“天下”和“白头”不对仗,改“白头”为“日头”为妥。苏东坡与他争论不休,但后来还是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清代纪昀(纪晓岚)对苏东坡的这首《龟山》诗如此评价:“霸业雄图,尚有今昔之感,而况一人之身乎?”

  苏东坡一生,才高名重,虽然几经宦海沉浮,曾被放逐天涯,但他仍然不忘国家图强。这些情形,都与林则徐在新疆的处境和心境十分相似。而且“元嘉旧事”与鸦片战争的失败,也会在林则徐的心中引起联想与反省。因此,他把“身行万里半天下”刻成印章,时时对自己进行警醒、激励、反思。这一点,也可以从这枚印章的使用方式中得到证明。林则徐的这枚印章,基本上都是用在书法、对联作品中,这些作品又多是赠送同僚、友人,或在风景名胜刊刻,相当于“公开发表”。史籍记载,林则徐在伊犁时,向他求字的人很多,他总是将塞外风光撰成对联赠人。与林则徐同时代的大臣李元度,在《国朝先正事略》中说:林则徐在伊犁时经常写书法,“公具体欧阳,远近争宝之。伊犁为塞外大都会,不数月,缣楮一空,公手迹遍冰天雪地中矣。”这枚“身行万里半天下”的闲章,经常是伴着“臣林则徐字少穆印”的名章一起使用。两方印章,名章阴刻(白)在上,闲章阳刻(朱)在下,相映生辉。据清未民初学者章嵌《百联楼纪事》记载:林则徐的对联作品“姓名下署二印:‘臣林则徐字少穆印’白文,‘身行万里半天下’朱文。”

  这表明,林则徐时时都以这两枚印章向外界说明:自己是朝廷的臣子,身行万里也不会记忆“元嘉旧事”,不会忘记国家图强。

 

                             “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

  林则徐刻过两枚印章总结自己的人生经历,一枚是“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另一枚就是“身行万里半天下”。林则徐一生奔波劳碌,为官后调动频繁,其中流放新疆三年多,后到甘肃、陕西、云南,最后回到福州。在当时交通极为不便的情况下,他一生的行程实际上远远超过万里。

  林则徐做为一方大员统兵主政的最后地方,就是云南,同时他“身行万里半天下”的人生行程即也将走到终点。

  林则徐来到云南,老骥伏枥,壮心不已,一心要在任上要多为国家和百姓做事。林则徐任云贵总督时已经62岁了,从当时的生活医疗条件和人的平均寿命来判断,已经是很大的年龄了。此时的林则徐虽然老了,但他在内心深处一定会暗下决心,要认真履行职责,不负重托。这一点,林则徐果真做到了。他在任期间有四件载入史册的事情可以佐证。

  第一件事情是关心民瘼,跪天求雨。林则徐到任时,恰逢昆明长时间干旱,百姓的生产生活受到很大影响。他听说黑龙潭的黑龙是水神,能显灵,就带领手下官员到昆明北郊黑龙潭焚香跪拜,祈求上天为百姓降雨。也许是天公作美,也许是天人感应,也许是天随人愿,林则徐求雨之后不久,果真下起雨来,旱情得以解除。龙会显灵的事不必是真,但林则徐心系百姓的情感却一定是真。

  第二件事情是化解民族纠纷。林则徐到任之前,在云南永昌(今保山)等地发生了回、汉之间的民族纠纷。由于前任云贵总督贺长龄采用了极端而暴力的不公正政策,导致民族纠纷愈演愈烈,呈现逐渐扩大的态势,并引发聚众抗官事件。林则徐通过微服私访和深入调研,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又运用他“历官十四省统兵四十万”积累的处理突发事件的经验,果断推翻前任的政策,采用“两教弗区分,总以顺逆断,锄恶不偏回,扶善不私汉”和“但分良莠,不问汉回”等新政,有效化解了民族之间的矛盾,维护和巩固了边疆的安定,被朝廷加太子太保衔,赏戴花翎。

  第三件事情是振兴云南矿业,促进经济发展。云南是矿产大省,尤其是铜矿在全国很有影响,历史上在全国有70%的贡献率,自古以来就有“天南铜都”之称。林则徐到任之前,由于体制和政策等方面的原因,云南的铜矿开采和冶炼业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导致经济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林则徐通过深入调研,召集各个层次的会议,深入了解影响矿业发展的原因,制定了一系列解困政策,破解了矿业发展难题。除了鼓励发展铜矿以外,他还积极鼓励开发银矿,使云南的银矿在开采和冶炼方面有了长足发展,找到了云南经济新的增长源。

  第四件事是运用新理念,突破投融资瓶颈。当时在矿业发展上,政府拿不出更多的钱来增加投入,制约了矿业发展,这又反过来导致发展矿业的积极性不高。为了解决这两个难题,林则徐提出“招集商民,听其朋资伙办,成则加奖,歇亦不追”。这个政策就是允许从民间筹集资本,允许官民合办、官商合办、合资经营。这个政策,已有当今现代企业制度中股份制的雏形。

 

                       “民能使富莫忧贫”

  林则徐在云南期间,除了勤于政事、留下政绩、获得政声以外,也留下了一些书法作品。如他有一幅赠给叶申芗的对联,书法精湛,遣字巧妙。叶申芗,字小庚,一字维彧,福建人,是林则徐的姻亲。嘉庆己巳(1809年)进士,官至河南知府。工词,曾辑宋元六十余家祠为《闽词钞》,著有《小庚词存》。据《百联楼纪事》记载,叶申芗当时恰好在富民县为官,林则徐赠他的对联中,嵌入“富”“民”二字:“人自玉堂来,吏亦称仙原不俗;神从金马至,民能使富莫忧贫。”此联在梁章钜《楹联丛话》的记载中,“至”字则为“见”字。

  林则徐还赠给杨崇峰(云南人,曾任陕西巡抚)一副对联:“点苍南去钟英地;太白西来建节天。”巧妙地把云南的点苍山和陕西的太白山嵌入其中。

  通过书法作品,林则徐把“臣林则徐字少穆印”和“身行万里半天下”的印文留在了云南,向世人宣示了他的臣子之心、尽忠之责。在这些书法作品和印章中,他作为一个雄才大略敢于担当的政治家,从来没有也不可能把个人的恩怨是非、身体的病痛折磨、内心的孤寂无奈等一己私情,向外流露和“公开发表”。

  史载,林则徐离任时,云南官民相送的场景十分感人:“焚香载酒,远迩不期而集至数万,妇孺奔走号泣,拥公马几不能前”。林则徐在云南,不仅留下了政绩,赢得了民心,更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忠诚与担当精神!

http://yndaily.yunnan.cn/html/2015-01/11/node_8.htm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