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在灾难降临时人的生命有时真的很脆弱  

2011-06-13 08:18:39|  分类: 怀念战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是伟大的,生和死同样是伟大的。有的时候风雨交加历经沧桑磨难重重大难不死,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有的时候在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前程远大时,却在瞬间遭遇不幸,生命从此陨落。面对瞬间灾难,人的生命有时真的很脆弱。

    我同一个连队的的一名战友,同一军校的一位同学,同一部队的一位同事,都是在灾难瞬间降临时失去生命的,生与死之间其实只有一点点距离,有时甚至是零距离。

     我当兵的第二年,从贵阳花溪入伍了一批新兵,新兵集训完了之后有一位叫陈朝洪的布依族新兵就分到了我们连队,我们连队当时的全称是陆军11军32师炮兵团122榴弹炮二营五连,部队驻在云南保山市昌宁县柯街镇。我们朝夕相处,同训练同休息,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各自都对前途充满信心。通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不久连队组织手榴弹实弹投掷。81年3月9日是星期一,按照连队训练计划,当天是手榴弹实弹投掷。早上还在同一个食堂一起吃早餐,鲜活的生命在新军装的映衬下,显得诚实和年轻。因为当天上午和中午都在下雨,实弹投掷推迟到雨后三点左右进行。因为炊事班要给大家做晚饭,所以就安排炊事班先投。在经过示范投掷之后,投弹就正式开始了。当时,陈朝洪刚从炮排调到炊事班,他被安排在第二位出场投掷实弹。可能是由于紧张,手榴弹没有投得出去,冒着烟的手榴弹从掩体边上弹回来落到他的脚下,大家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更多的反映,手榴弹就爆炸了,弹片射向他的身体,有的弹片击中到相当重要的部位,虽然经过现场连队卫生员的救治,终因伤势过重当场就失去了生命体征。此时他入伍刚好半年,人生之梦才刚刚开始做,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失去了生命。他的遗体埋藏在昌宁县烈士陵园的那天,天一直在下雨,天公似乎也在悲恸。

      还有一位是我的军校同学和军校同事,名字叫李钦。他在2010年1 月12日发生的海地7.3级大地震中失去了生命。生前他是武警云南边防总队参谋长、中国第六、第八支赴海地维和警察防暴队政委。他是我们这批同学中少数几位晋升为副师职的同学之一,自身素质和领导能力都得到了组织、领导和同事的认可,前程似锦。他去维和之前我们还通过一次电话。我和他都是昆明陆军学校外语训练大队的学员,他学的越南语,我学的缅甸语。毕业之后都留校当了教员。那个时候正处于百万大裁军期间,我们所在的外语训练大队传说也在裁撒之列,人心很是不稳。年轻的干部有的要求转业有的要求调走。在完成百万大裁军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988年,我们都相继调离了军校,李钦去了边防武警,我去了成都军区司令部直属部队——成都军区第三通信总站。还有的同学没有调动,一直留在学校。当然也有不少年轻教员转业了。后来这个单位没有解散,但是在称谓上发生了几次变化,现在叫国际关系学院昆明分院,还可以面向地方招生。海地发生地震后我很敏感,很为李钦担心,心中一直为他祈祷。我记得我把这一担心还告诉了一起留校任教员之后又转业的王利生和李祖慰同学。后来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了,李钦和其他7位烈士一起为世界和平贡献出了生命。李钦以辉煌军人的壮举定格生命,离开了我们。遗体运回北京,在北京作遗体告别时,党和国家领导人悉数参加,规格很高,影响也很大。

      之后就要说说我在第三通信总站的同事和邻居,他叫朱学昌。他的离去也很突然,也是在一瞬间。去年的5月20日,他们一行4人到怒江州出差,他们坐的车出了车祸,车掉到怒江里去了。他和他的领导遇难了,他的尸体是几个月之后才在出事地点的下游很远的地方找到的,他们坐的车至今都没有找到。我调到三总站之后认识他,那时他是总站蒙自连队的指导员,我是总站政治机关的新闻干事。之后我们又是政治机关的同事,以前住老式房屋的时候,我们是门挨门,天天都见。搬了新居之后,我们住同一个单元,我在四楼他在五楼,是斜对门。他喜欢抽烟,每次出门去上班他都要习惯性的咳嗽两声,如果我在家都能听得到他的咳嗽声和脚步声。就在他出事前的4月份,我请了一些老战友吃饭,也请了他。那天我是用茅台酒招待大家的,席间彼此谈笑风生,充满快乐。之后,大家各忙各的,没有再在一起吃过饭。没有想到,我们用这样的方式给老朱饯了行。事后战友们在一起谈起这件事时,都觉得彼此之间是有缘分的。

    生与死都是如此的不容易,一个人生命尚存的时候,组织要善待,领导要善待,家人要善待,朋友同事要善待,自己也要善待。

 

补正

      一位炮团的战友看了这篇博客以后,查看了他当时的笔记,确认了在投手榴弹时遇难的战友的名字叫陈朝洪,而不是我记忆中的韦朝洪。我把他的留言贴在下面。再次致谢。

凯里·82兵

关于您说贵阳新兵姓韦投弹一事,我在炮团时,是达丙小学的校外辅导员,83年清明时,我和老师带学生去昌宁烈士陵园扫墓时,从当时昌宁民政和炮团政治处提供给我的资料显示,你们连的那位战士应该是:陈朝洪,贵阳人,62年出生,81年入伍,81年3月9日在训练中牺牲【我查看自己当时的笔记】。不知是否您文中提到那位呢?······向那位战友埋哀······


 

  评论这张
 
阅读(949)|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