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1985年我在云南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2011-05-23 09:53:40|  分类: 亲身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4年11月,我作为昆明陆军学校外语训练大队首届缅甸语大学生,因为各科成绩突出,不仅顺利毕业,而且还留校当了教员。能留校当教员,这在当时是相当好的一个分配结果。

      刚当上军官没几天就到了1985年,这一年我经历了几件事情,在云南见证了中越关系的紧张和中缅关系的详和。两相比较,可谓冰火两重天。紧张也好,详和也罢,都是历史,都是史实。我相信,但说无妨。

        先说说紧张的中越关系。头年的4月28日,中越边境局部战争正式打响。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麻栗坡县一个叫老山的地方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吸引了世界的眼球。当时虽然我身处军校,不能直接感受到炮火硝烟,但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使我依然能感到中越关系的剑拔弩张。一是与我一道考进军校的几名成绩很好的学越南语的校友,大三才读了几天就被抽调到火线上的部队担任战地翻译,他们从战场上传来的零星的信息,使我们感受到了中越边境的硝烟气氛。之后不久,学习越南语的校友提前离开学校直接分到作战部队。二是还不到招生的季节就从一线部队当中招了20名学习越南语的两年制中专学员,学校将他们单独安排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学习越南语,以备战事进一步扩大所需。这种打破常规的招生,之前没有先例,后来也无效仿。三是在当年8月份的时候我去地处中越边境口岸的河口出差,站在我方一侧的桥边用长焦距相机拍摄被炸断的中越友谊大桥时,陪同的一位边防团的干事相当紧张,说对面的树林里就有对方的哨所,他们的哨兵随时可能向这边的人开枪。我听了以后,后背生出一阵凉意,感到恐慌。

       同样在云南,我去到的中缅边境却是另外一番详和景象。从这年的2月28日开始至6月12日止,我参加了一项重要的外事活动。我作为首席缅语翻译,参加了中缅边界首次联合检查。我是第一联检组的翻译组长,与缅方代表一起从腾冲境内上边界,联合检查中缅边界南段3号、4号和北段5号、6号、7号共5颗界桩。具体的任务是:重立或修复这5颗界桩中有严重损坏的界桩,测定重立界桩的位置,测定重立界桩至方位物的距离和方位角。

      对中缅边界进行首次联合检查,是根据1984年12月31日在北京签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边界联合检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来安排的。中缅边界是1960年代初划定的,边界划定之后就立了界桩。25年过去了,当时树立的界桩受到了损坏,有的界桩断了,有的山体滑坡了,使界桩产生了移位,还有个别地段因为种种原因一直还没有树立界桩。基于这种情况,两国经过友好协商,安排了对中缅边界进行首次联合检查。参加联检的中方和缅方代表团团成员都是49人,分为6个联检组对整个中缅边界进行联检。中方代表团团长是沈韦良,时任外交部土地条法司司长。

      在中缅边界联检中,我深切感受到,中缅两国是十分友好的,是相互尊重的。两国边民交往自由,热情友好,体现出深厚的“胞波”情谊。

     中缅边界联检中的有关故事,等有时间的时候我再慢慢记述,

     中缅边界联检工作结束后,我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986年3月22日云南日报在第一版对我获得表彰的情况作了报道。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上面这份我珍藏在相册中的请柬是时任云南省分管外事工作的副省长朱奎发给我的,我作为翻译参加了宴请。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上面这张照片是中缅边界第一联合检查组在腾冲会合后于县政府招待所门前的合影(前排右边第一位是我)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上面这张照片是实地到位于腾冲古永黑泥塘山口的南4号界桩进行联检的影象(后排右边第一位是我)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这是在工作中必须配戴的胸牌,相当于现在的工作证件。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这是先进工作者证书

 

1985年我见证了中越边境的紧张和中缅边境的详和 - tcj6112 -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这是我在河口拍摄的1979年炸毁的中越友谊大桥。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高度紧张,担心有子弹从对面射过来。
  评论这张
 
阅读(3323)|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