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朝均政委的怀旧博客

博客上面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有的是在报刊上发表过的,有的没有发表,都是我的!

 
 
 

日志

 
 

怀念四叔  

2011-05-10 18:26:04|  分类: 缅怀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四叔也是在10年前即2001年农历五月意外去世的。四叔是我父亲的四弟。我父亲他们有5个弟兄,另外还有3个姐妹,总共有8兄妹,是一个比较大的家族。在他们8兄妹中,我的四叔在我们那个大家庭中是大家公认的最有文化知识和交际能力的人物,只要他在场就有笑声,只要他在大家的主心骨就在。四叔去世的时候我在参加一个重要的培训,因为离得比较远,事情来得又比较突然,我没有能够赶回去向四叔作最后的告别。我是在来年的春节回老家去的,这时离四叔去世也有好几个月了。我在回老家过春节前两天写了一篇思念四叔的文章,我要把这篇文章在四叔的坟头上朗读之后烧给他,让他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能感受到有亲人在思念着他。之后我又把这篇文章发到成都军区的战旗报和几家地方报纸的副刊,他们都刊登了这篇文章。

      再过一段时间就到四叔的祭日了,我把以前写的文章贴出来,算是对四叔的怀念。

      以下是当时的原文。为了区别我对文字进行了加粗处理。

                                          四叔(散文)

 

                                  驻昆某部政委     唐朝均

 

 四叔唐万世是在端午节后第七天走的。走的那天离他六十岁生日还有四个半月。

四叔走得很壮烈,他用六十岁的老命换回一双五龄童的新生。

四叔当然可以不走,他完全可以避开死神。但那不是他的性格和为人。

端午节前家乡一直在下雨,大河小沟都涨满了水。节后第三天雨就停了,涨满的河水也渐渐消退。村人发现在河水消退的小河小沟里多了许多游来游去的鱼。有人便拉上照明电去河沟电鱼。

悲剧就是这样在一瞬间发生的。那天中午四叔路过有人电鱼的小河沟时,看到两个小孩刚好被漏电击倒。四叔便跑过去救,小孩得救了,四叔却永远倒下了。

几经周折,噩耗传给我时,已是当日午夜时分。我所在的军营离家乡两千多里,要转五六回车,即使回去可能也见不上最后一面。况且当时我还在团以上领导干部读书班上学习,就没有回老家去为四叔送葬。我把悲痛悄悄装在心里,直到读书班结束,直到现在,直到永远。

四叔对我的影响很大,我能有今天得益于他的许多教诲。四叔对乡亲也有恩惠,也深受乡亲们的敬重。

四叔对队伍上的事很关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南疆还弥漫着硝烟的时候,他便把他的大儿子送到边关戍边三载,圆了他年轻时没能当上兵的梦,他让儿子尽了他想尽的保家卫国的责任。有一年我回家乡探亲时,他要我把贴有近千篇见报稿的剪贴本带给他看。他戴着眼镜,看得很认真,看了两天才看完,一篇没漏。事后还对一些他弄不明白的军语要我为他作解释。他还向我要过一本13年前第9期的《解放军生活》杂志,因为那本杂志的封三上整页都是我与别人合作拍摄采写的一个夫妻哨所的图片报道。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找着多余的杂志,最终没有寄给他。我猜想,四叔当初肯定很失望。

四叔在我的家乡很受人敬重。四叔早年曾在乡村小学里当过近20年的老师,并且是公认的有水平的教师,十里八村现正值中年的许多人当初都是他的学生。在我们那个还算尊师重教的偏僻乡村,四叔的这一经历,为他赢得了声名。后来因为长期不能转为公办教师,四叔便不再教书了,人们都很惋惜。不再为师, 人们便改称他为四爷。在家乡,一提“四爷”两字就知道讲的是四叔。

四叔在家乡爱做好事。因为通晓笔墨,左邻右舍有什么红白喜事和难处,都喜欢找四叔去帮忙。他也乐意为乡亲们办些事,或帮助撰写几幅对联,或作主笔记录礼尚往来,或作司仪主持各种仪式。教书时,常常拿出一些微薄的工资,买些作业本发给邻居家的小孩,买点小人书供小孩子们看。要知道,在当时的乡村能看到小人书是相当难的。

四叔虽然僻居山村,但也是见过世面的。当教师时,经常去公社、区上和县上办差。不当老师以后,去过广东。由于善于交际,各地都有些能谈得来的朋友。四叔唯独没有到过我所在的省会城市春城。就在四叔出事的前几天,我还托人捎过口信,请他趁身板还硬朗的时候,到我所在的城市来看一看。我还说,来去路费都算我的,也让我能尽点孝心!听说四叔也很想来。但最终没能来。彼此的心愿永远都不会实现了,成了永恒。

四叔走了,乡人流露出极大的哀叹,都说走早了。

四叔走了,我悲痛,因为我爱他,也敬重他。

愿四叔在天堂能过好,能感应到家乡人和侄儿晚辈对他的恋眷。

 

 以下是成都军区战旗报2002年3月21日在金沙江副刊上刊登的我写的文章的影印图片。

怀念四叔 - tcj6112 - 唐朝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